凤侯

凤侯

关于我

同人堆放地。

随笔写的短打。

-----------------------


“休息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是需要工作的一周。——十二点了,睡觉。”


阿劳达抱着一套睡衣进房间的时候,还特意摆了一张显得很严肃的脸,并用命令的口吻赶这套睡衣的主人去睡觉。然而他这样做没有一次是成功的,虽然阿劳达也知道这么做并不会成功——那个男人此刻正坐在琴凳上,旁若无人地弹他的降E大调第二夜曲。他就是这样一个软硬不吃的人,除非他自己想睡,没人能命令得动他。


不过说“旁若无人”的确有些过了,他起码还是接下了阿劳达的话。虽然边弹琴边回答别人并不是什么礼貌的礼节,但是他俩谁都不会在意这个。


“总统本来就没有双休日可言。”


鲁斯吉尼亚的声音很好听,沉水一般,带一点钢琴弦动似的金属感,比起阿劳达的声线却要柔款几分。混入琴声进去,是无法形容的一种碰撞交融。


“嗯,他的护卫也一样。”


阿劳达应着他的话茬,微微点了点脑袋,开始思考如何换个方法劝他的总统大人睡觉。可是琴声却在这时突然停止了。连这一小节的末音都没到,连右手的颤音都没有打完——便戛然而止,再也没继续下去。只一回神的功夫,鲁斯吉尼亚就已从琴凳上直起身板,军靴压着地面嗒嗒作响,凛慑生风地走了过来,丝毫不输他在战场上统领舰队时的身姿。最终,他停在了抱着衣服的男人面前,面容庄重,让人以为他下一秒就要宣布阿提斯联邦已经统一世界。


“错了,阿劳达。”


从一脸懵神的阿劳达怀里一把拿过睡衣的鲁斯吉尼亚,用和阿劳达进门时候一样的严肃语气,结束了他的反驳。



“——是‘他的第一夫人’。”

评论(1)
热度(4)
© 凤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