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侯

凤侯

关于我

同人堆放地。

----------------------------

随笔瞎写,起不出标题。

 

----------------------------

 

晴虚正好,春雪四消,三阳燎野,和暖堪行。但在这修道者们所居的起源之地里,今天却并不是那么安宁。丹园高日下,只见有两个少年身影渐趋渐明,杨戬一身金甲齐整,三尖两刃刀柄权在掌心凛凛生威,另手勾夹着哪吒肩膊,两人不知为何推推搡搡,倒似扭抱。如此一路行至正殿门口,齐践过玉槛,杨戬润了口嗓子,清禀一声。

 

“师叔,哪吒带过来了。”

 

缥缈星宫,炉熏鹤第,海光之间悠生雾色,云来风引钧乐依稀。一老者端居于里席,闻杨戬启声,收真纳元,才向两人飘然踏来。罡步飒沓,垂目清神,雪眉振威,一整耆老贤姿,怎见得,有诗为证:

紫霄三山雪煮烟,鸾徒鹤友对琴眠。

定是烟霞列仙侣,因救生灵到世间。

杨戬此时任务已完成了,修指一张,便放开了哪吒,只在一旁跪伏,低着包裹在玄色皮衣下的好看颈子,也不知是真恭还是假敬,静侯着长者发话。

 

“——你就是哪吒?”

 

“不错,我是哪吒,你又是谁?”哪吒闻言,也不示弱,倒颇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模样。

 

“大魔导师姜子牙,整个起源之地的管理者。”老人应声而答,又探一指出去点上哪吒眉心,

“你既然在此地修学,为何不守这里的规矩?”

 

回音弥散,老者依旧是严威不动,伸来的指尖上似有泛泛流光千转,圣不可侵。杨戬起了身来,抱枪与哪吒并排站着,他和他怀里这杆神兵都是一笔矫躯,貂缨战金,倒真有几分相似。哪吒此刻解了押了,又见杨戬已卸去法器,眼珠须臾转了半圈,心下暗掂着:身为一代李氏名将之后,背后又有师父撑腰,太二可是连姜尚都大出了一届的门中长兄,量他两人也不敢怎样妄置自己。便昂然抖开了胆子,凤眉一挑两目声威,腾出凶焰架式,张口望师者顶冲:

 

“——姜子牙?呵,连我师父太二都要对我让着三分,你一个偏将师叔,凭什么本事来教训我!”

 

“放肆!”

 

棒喝忽腾,噌地一响只见繁金大盛,冻霜法杖乘啖日吞月之势,由老者抽手一点,便颤作碎星满室,给哪吒的脑袋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记爆栗。同时响起的还有少年吃痛的曳长呻呼,哎呀呀地连声喊起来,叫旁人听着倒不免错生恻隐。

 

但杨戬只顾暗笑。

炼金术煅成的身体,没有痛觉——呵呵,物理攻击打不疼你,你以为我就不会找AP吗。

 

“目无尊长,礼数不通,我魔道学院里没有你这样不合格的弟子!”

 

“哎,师叔,好痛的……”哪吒抬手掩着创处,戾气顿然敛进朱红轻甲里几分,抿上唇低了头,不再做声。

 

“那我问你,你现在可知错?”

 

姜尚继续质问下去,大殿中尽是厉声回荡。——但桀骜如他,岂是肆力能屈。哪吒还倔,暗揣着硬来恐怕是行不通,索性拱掌一横,伏身给师叔打个稽首,落落启道:

“……回师叔,弟子并不知!那些不学无术的纨绔家子们早就该吃教训了,不过是途中顺手碰坏了些使物,弟子改日叫家父赔上就是了。倒是杨戬这小人,仗着有法旨在握就来寻我的麻烦,是他先动的手,我还没喊冤呢!”

 

——好一个冤,竟生生将锅子扣到杨戬头上来了。杨戬心说关我什么事,只剑眉一扬,给这位企图拖人下水的同修压了个冷眼,却未多言,大概是懒得与他饶舌相争。其实杨戬是个好孩子,一心修他的清源妙道,所以在这件事上他倒难得地跟素来不和的哪吒观点相同,也同样不喜欢那些成日不读诗书游手好闲的富家王孙。只是哪吒生性直耿暴烈,搞事情是他的消遣之一,也就难免会得罪人,比如这次,就不知道是谁在挨他揍了之后打了小报告给姜子牙;而杨戬,垂踞在他眉间的那只天眼里蕴藏着令那些纨绔公子们敬而远之的力量,所以厌恶归厌恶,清浊却从无交集。况且,在长辈师尊面前,杨戬的一张甜嘴可比招风揽火的少年拎得清多了。

 

“不知悔改,还敢口出狂言!罚你关三日禁闭,沉心思过!”姜子牙此刻气极,已是怒火盘心,他教过那么多学生,武则天、张良皆列于门下,却从没见过哪吒这么叛逆的,唇际一蓬雪须兴抖,高喝着向他这位不肖弟子达施威罚。他又扬扬手,一并遣散堂间踱鹤,

“杨戬,你退下吧。”

 

“遵命,师叔。”

 

杨戬在旁边暗自冷笑半晌了,静默欣赏着平日里咋咋呼呼的家伙此刻吃瘪的样子,偏过头摆出一副不关我事高高挂起,又悄然一耸肩——就当吃个教训,教他圆滑处世罢。闹剧既已落幕,他回过神,正襟应声,叠掌打个了礼,便欲转身离去。但哪吒一身傲骨落了下风,正愁无处撒气,且全将满腔忿恨泄了在把他押过来听师叔训话的杨戬身上,凶性催狂,元火怒意贲张,四方之内只闻瞋喝,震得一殿鸾鹤惊走:

 

“杨戬,你这家伙!看我出去以后不把你给剁了!”

 

——当然了,哪有对付得过校长的学生。

 

“你!李哪吒……真是反了你了!对师兄无礼,罪添一等,加罚三天!”

 

——据说姜尚年轻的时候一生气就克制不住乱放大招,不知是真是假,但世间严师之名却绝非虚传,叛逆的门生这番该是遭了苦劫。纵使哪吒在后头仍叫嚣得厉害,杨戬也只将他这些“遗言”都置之西风,任其啸耳而过。一个星期都见不到这位宿敌可是天下头筹的大好事,他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要开个流水宴庆祝庆祝。不过他又念锋一转,除却这个家伙,再无人与自己打架比武,也无人可以拌嘴争喧,大概会是无聊的一周吧。

 

“哈,你可没那个以后了。”

 

杨戬从鼻腔一扑气,由心嗤出声蔑笑来,颇有点幸灾乐祸的风发得意。他转过身,面前是玉虚殿外万丈金阳,身后有云氅凌空舒卷,提枪纵步,鹤袍一摆,御风而去。

 

 

------------------------

 


*一点小后记。

 

*写的是在一同起源之地修习魔道,刚刚初识不久的杨、李二人。至于收养哮天犬、哪吒开始把杨戬当做朋友看待,都是在这之后了,此时两人明争暗斗,“只有拳头间的交情”。其实也没有特别的cp意味,单纯就想写一下他们俩这个时期的相处模式吧。

 

*不接受逆cp及其安利,请不要在评论里ky,多谢。如果喜欢请各位看官赏个心,下篇如果有时间会继续写吧,你们的评论就是我的动力,谢谢谢谢……


评论(15)
热度(65)
© 凤侯 | Powered by LOFTER